首页 > 理财频道 > 正文

奢侈品之皮草调查:昔日“软黄金” 如今价如“草”!

2020年08月19日 13:10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被誉为“软黄金”的皮草,曾是吸引消费者一掷千金购买的顶级奢侈品

  每年这个时节,皮草市场已热闹起来:养殖户忙于取皮、批发商四处收购。

  但今年,这样的热闹景象不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入养殖大省山东等地调查时,有养殖户甚至感叹:“现在的皮草正处于‘草价钱’。”

  一则短视频,揭开皮草产业的真实状况

  历经20年的蓬勃发展,中国一跃成为全球最重要的皮草服装生产基地和零售市场。但近年来,皮草消费萎缩,市场供大于求,价格持续下跌,加之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原本就风雨飘摇的皮草行业跌至冰点。据启信宝数据,截至8月10日,中国内地千余家皮草企业倒闭,国内皮草龙头华斯股份经营状况也不乐观。

  从辉煌到惨淡,作为奢侈品的皮草行业究竟经历了什么?

  被库存扼住咽喉的皮草批发商

  外贸订单缩水80% 被迫改行送外卖

  往年这个时节,是齐先生最忙碌的时候。在尚村皮毛市场做了10年皮草收购生意的他,往年不断穿梭在山东、东北三省以及河北唐山、秦皇岛之间。齐先生主要收购的貉子皮,大都产自这些地区。

  “有时候一个月就要跑三五趟。”齐先生告诉每经记者,他属于皮草产业链上的“二道贩子”,从上游的养殖户手中收购皮草,再销往下游的皮草加工商和服装厂。

  今年,齐先生很少再往外跑,去年年底收购的2000张新皮还压在手里。如果现在出手,“一张皮赔40元~50元”。

  采访中,多位皮草行业的从业者均向记者表示,2015年起被称作“软黄金”的中国皮草行业开始进入下行期,今年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让皮草行业雪上加霜。“不仅海外市场订单减少、流失,而且由于疫情管控,还造成贸易方面出现停滞或放缓,进出口及物流运输也遇到了困难。”王意向每经记者直言。

  这些影响,在我国皮毛交易市场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以齐先生所在的尚村皮毛市场来看,该市场位于河北省肃宁县,是中国七大毛皮市场之一,还被中国皮革协会确定为“中国裘皮基地”、“裘皮之都”等称号。北方皮草主要产区的皮毛,大都在这里中转。但疫情之下,往日喧嚣热闹的尚村,如今门庭冷落,市场上的皮草商贩比购买者还多。

  “以前行情好的时候,一张皮子的利润能达到10%~20%,但现在一张200元收来的貉子皮,利润最多5元~10元,还是在毛皮质量非常好的情况下。”齐先生很无奈,他表示现在收购皮草稍有不慎就会亏钱。

  齐先生并非个例,和他一样,还有大量皮草批发商并非即买即卖,而是库存积压严重。倘若现在出售此前高价收购的皮草,亏本是必然,而为了回笼资金,“齐先生们”又不得不忍痛亏本出售。

  “我损失算少的,身边亏了100多万的同行并不少见。”齐先生说,据他观察,行业内至少有1/5的从业者会改行,“我身边就好多,有去打工的、跑网约车的,还有送外卖的。”

  齐先生向每经记者回溯起皮草市场最繁荣的时刻:“2012年是皮草(原材料)价格最高的一年,我的貉子皮卖到1500元/张。”但好景不长,到了2013年6月,皮草价格开始直线下滑,“掉到(2013年)年底,好点的皮子每张只有300多元”。当时,不少皮草批发商高价收购的皮子,成了烫手的山芋。“每张皮赔400元、500元还算是少的,多的要一张赔上千元。”

  “最惨淡要数2015年~2016年,高品质的貉子皮收购价只有200元/张。”齐先生说,此后几年貉子皮价格起起伏伏,直到2019年至当年10月份,“价格还算稳定,一张高质量的貉子皮在450元左右”。

  但今年疫情让皮草市场降到了冰点。“去年7月~10月收购的皮草,如果现在卖,一张要赔120元~150元。”齐先生无奈地告诉记者,这个行业目前的状况就是,“赚钱困难赔钱简单”。

  往年,齐先生一年卖出的皮草数量在5万张上下,然而今年7个多月过去了,仅卖出几千张貉子皮。“尤其是外贸订单严重缩水,少了至少80%。”

  即将步入9月,作为秋冬时装必不可少的皮草,市场能否红火起来?对此,多位从业者均向每经记者直言“并不乐观”。

  垂死挣扎的养殖户

  低如“草价”不如不卖,自建冷库等待市场回暖

  “我这边都这么困难,更别提源头的养殖户了,他们大都在垂死挣扎。”当被问及接触最多的养殖户处境时,齐先生直接了当地说:“我们收购皮草会把价格压得非常低,养殖户更没有利润,很多养殖户在犹豫养还是不养。”

  事实也是如此。今年入夏后,山东潍坊的陈鹏(化名)就开始赶集卖起了西瓜,皮草行情不好,养殖场里剩下的1000多只水貂,陈鹏也不想耗费太多精力去管理。“早上出门前喂一次,卖完西瓜回去再喂。”

  自2013年起,陈鹏就养起了水貂。在偏远的沂蒙山区,他的举动算得上大胆。吸引他养水貂的动力是,2012年的水貂皮价格高得让人眼红,“公貂皮300元/张,母貂皮也要近200元/张”。

  但好景不长,随后貂皮价格一路下滑,到今年,“质量好的公貂皮才100元一张”。陈鹏给每经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只水貂从出生到取皮,光饲料成本就在70元左右,再加上其他成本和死亡损耗,“几乎不挣钱”。

  数据显示,山东省是2019年水貂取皮数量最大的省份,约占全国总数的56.79%。其中,潍坊、威海、烟台、青岛等地,都在水貂取皮数量前十位之内。同是2019年,山东省也是全国狐狸取皮数量最大的省份,占全国总量的40.20%,其次为河北省、黑龙江省。

  同样在山东潍坊的夏先生,已经养了7年狐狸。但从2017年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出售过一张狐皮,“卖也是折本,索性不卖了,全留着”。

  “2014年~2015年,一张狐皮能卖1000多元,但到了2019年最好的也只有400元/张。”夏先生同样算了一笔账,一只狐狸的养殖周期在6月左右,饲料成本约为300元。不仅如此,由于农村鸡鸭养殖减少,导致狐狸的主要饲料来源——鸡鸭加工副产品价格涨到了1700元/吨,而玉米价格也涨到了1.3元/斤,狐狸养殖的饲料成本亦越来越高。相应的,皮草利润被进一步压缩。

  “今年很多养殖户都顶不住了,狐狸皮还没到成熟期,就连大带小一起打包处理了。”夏先生说,他所在的乡镇,最多时狐狸和水貂养殖户多达十余户,如今全镇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养狐狸。而他自己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撑不下去就只好不养了”。

  由于利润太低,从2017年起,夏先生就将每年取的狐皮晒干后密封保存,等待市场行情回暖。但夏先生并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到来。与夏先生一样,陈鹏也把近几年的貂皮封存起来,为此他还自建了一座冷库。

  “潍坊有一个县市,主要养殖水貂,今年有三分之一的养殖户都不养了。”陈鹏说,行情好时,周边规模上万只的养殖场不在少数,他自己也养过5000只左右,但现在只有1000只都算规模较大的养殖场。

  “皮草皮草,值钱时是皮,不值钱时是草,现在的皮草正处于草价钱。”陈鹏和夏先生都忍不住向记者感慨说。

  作为普通的养殖户,陈鹏和夏先生至今都无法完全弄明白,为何“软黄金”短短几年就变成了不值钱的“草”?

  “毛皮行业经历了10余年的高速增长,当下存在去库存的问题。”在谈到相比过去,皮草价格走低的现象时,王意分析认为,抛开疫情影响,国内市场的供需失衡,或许才是主要原因。

  “随着人工养殖的发展,为市场提供了更多的皮草制品,同时也给整个社会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王意进步一解释道,这几年皮草价格波动较大,是在多种因素的综合条件下造成的结果。“一方面,外贸市场或者是某个地域的经济环境需求减弱;另一方面,消费市场的变化,新消费人群对产品的需求变化;再者还有竞争环境的变化,比如同类产品过多造成价格竞争。”

  的确,多位受访者均向每经记者回忆称,在市场行情尚好的2015年前后,大量农户跟风养殖,导致皮草商库存严重积压,皮草收购价自然下跌。《中国皮草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规划分析报告》显示,中国皮草行业利润总额在2015年达近年来行业利润峰值为83.57亿元,随后开始波动,2018年利润总额下降至69.96亿元。

  图片来源:报告截图

  此后几年,中国皮草产量也处于下行周期。《中国水貂、狐、貉取皮数量统计报告(2019)》显示,2019年,国内水貂取皮数量为1169万张,同比下降43.61%,狐狸取皮数量1443万张,同比下降17.02%。

  “近几年随着派克服装的流行,加工规模不断扩大,老款服装库存持续增加。同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建议养殖户不宜盲目增加狐和貉的种兽数量。”中国皮革协会也向养殖户发出提醒。

  今年以来行业倒闭1772家公司

  皮草龙头上半年或预亏2000万

  皮草产业链上游和中游的困境与下游消费市场密不可分,而这些亦共同反映到了行业公司的身上。

  每经记者根据启信宝统计发现,截至8月10日,全国存续的毛皮、皮草业务相关的公司共有44562家,今年以来,有1772家公司倒闭。而从近10年来上述业务公司的成立情况来看,虽然呈逐渐上涨趋势,且在2013年和2014年达到顶峰,同比增速分别为28.91%和27.61%,但随后开始骤减,2019年比2018年仅增长6.71%。与此同时,自2016年起,倒闭的毛皮、皮草业务公司占比迅速增大。2019年,3494家公司的消亡,占行业比例8.57%。

  行业龙头、国内唯一的毛皮上市企业华斯股份(002494.SZ),近5年来也遭遇着收入增速下滑,整体运营承压的窘境。从2015年到2019年,华斯股份的营收分别为:5.67亿元、5.02亿元、6.34亿元、5.01亿元和4.7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806.69万元、1506.52万元、-7544.65万元、1686.53万元和1688.98万元。今年,受疫情影响,海外订单大幅取消,不得不采取部分低于成本价的促销,让华斯股份由盈转亏。公司预计,2020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亏损1500万元至2000万元,而上年同期盈利1206.03万元。

  “买皮草就像买爱马仕的包一样需要耐心,今天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皮草制品,大都是从两年前开始做准备的,从原材料的产出到设计加工再到最终变成服装等成品,产业链上的来自不同国家的很多人做出了不同的努力。”哥本哈根皮草中国区总裁崔溢云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回溯起了一件皮草的诞生周期,作为一个慢时尚行业,每一件皮草在抵达终端零售店前,都需要经过数年的等待和无数人的纯手工完成。

  1930年诞生于丹麦的哥本哈根皮草,是世界知名的高端皮草面料品牌,行业占比高达60%,并拥有全球最大的皮草拍卖行。进入中国24年的哥本哈根皮草,如今占据着近六成的市场,是KC皮草、东北虎、束兰皮草等众多中国龙头皮草公司的原材料提供商。

  纵观这些年,尽管皮草市场面临短期内供需失衡的现状,但整体受众人群仍在不断壮大。《哥本哈根皮草2019/20年度消费者调研报告》(以下简称《皮草调研报告》)显示,有能力购买皮草的消费者群体正在增长,数据显示,中国已经有3亿人进入中产阶级,估计到2026年将再增加2亿人,并且有望继续快速发展。

  随着自我表达的趋势发展,皮草服饰吸引了更广阔的人群,南方城市尤其表现出这些特征。因此,穿皮草不再是北方人的专利,南方不少城市也非常喜爱皮草。《皮草调研报告》显示,成都、武汉分部有29%和4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通常在冬天会穿皮草,这个数据高于27%的北京受访者。从购买者款式来看,南方城市似乎对轻薄、时尚更敏感,而北方城市则更关注防风和保暖的功能。

  图片来源:《皮草调研报告》截图

  随着中国人消费水平的不断提高,年轻群体的加入,也潜移默化地改变了皮草的款式设计。“10年前,我们从国外研发中心带一些新的皮草工艺技术和样品到中国来,但在跟下游厂家交流时发现,他们基本上都很难接受。当时中国厂家选择的主要是非常简单的皮草款式,而同一个款式能卖好几年。”崔溢云笑言道,但到近几年,她欣喜地发现很多的中国厂家会主动要求接触最新的皮草样品和工艺,希望与国外的一线品牌的研发理念和趋势同步。

  “中国消费者不再需要简单的、传统的‘东北款’皮草,而是希望皮草是一个时装化的新产品。”崔溢云说。

  皮草新生

  从奢侈品转为普通消费者买得起的时尚产品

  今年20岁的于佳,在上海一所高校就读大二,与每经记者聊到皮草时,她迅速展示了一件自己在今年春节前购入的派克服:牛仔布的外衣里衬是樱花粉的水貂皮,撞色的搭配张扬时尚,“我很喜欢这件衣服,既显得单薄,还特别保暖”。

  “天然皮草面料是大自然给我们的馈赠,是历史的传承,如果因为我们没有去保持、革新这样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高级成衣面料,那么它的‘萎靡’也会是一个巨大的属于时尚的遗憾。”崔溢云表示,通过不断创新,才能让皮草这种最古老的面料材质不断焕发青春、适应当下。

  《皮草调研报告》显示,2019年最受欢迎的三个皮草款式:优雅、时尚、奢华类的,在2020年的受欢迎程度略有下降。与之相反,消费者对款式选择的比例更均匀。值得一提的是,新类别“中性”款首次进入大众对皮草的选择类别,有十分之一的消费者对此感兴趣。这也代表着皮草这种细分时尚品类目前也正式进入了消费群体细分化的更为成熟的市场发展阶段。

  图片来源:《皮草调研报告》截图

  “近几年我们发现,大众的生活方式越来越休闲,年轻消费者更会穿搭了,他们大多穿运动鞋,那么就需要相对中性、休闲的皮草款式。”谈及皮草款式的变化,崔溢云认为接下来相对中性、简约、“可盐可甜”的皮草服饰会受到追捧。

  谙熟行业变化的王意,也洞悉到皮草市场正面临的挑战。“如今,皮草产品越来越丰富,不再是整件皮草的衣服,而演变成为毛领饰边、里衬、靠垫、毯子等。”王意认为,在行业经历数论竞争后,皮草越来越亲民。“由以前的奢侈品转为普通消费者可以买得起的时尚产品。但问题是,如何利用线上等新渠道来配合新消费行为的变化。”

  脱下高大上的高端消费品外衣,皮草市场究竟会朝什么方向发展?“我觉得皮草行业正在进入一个‘小而美’的时代。”崔溢云详细解释道,小而美不是说体量会变得非常小,而是说皮草的产品,“消费者会看到更多皮草化整为零的运用,不再仅仅是一个时尚王国中的”大件儿“,而是会增加很多时装化的运用。我已经看到了很多业内最新的研发成果,所以这个冬天值得期待。”

  此外,对皮草行业的从业者而言,也将进入小而美的进程。“目前,下游皮草生产厂家、零售商,相对来说体量较大,但同质化比较严重。未来,随着消费市场更加细分的变化,我们将会看到越来越有特色的生产加工企业,它可能针对于一个细分的市场、领域,做成有特色的、小而美的生产商或零售商。会根据自己的产品特色、营销模式去占领市场的一部分份额。”

  对此,崔溢云很有信心,“我相信未来,在中国能看到大众都耳熟能详的运动型皮草品牌,或专门做‘两面穿’的多功能型皮草品牌。我想这才是符合时尚产业良性发展规律的一个结果。”

  “中国最大的优势是在于我们的市场足够大,所以作为时尚产业中的一个垂直细分领域,即使品牌、厂家对市场做进一步细分,也都会有足够的市场容量来支持企业和品牌的可持续发展。”崔溢云说。

  记者手记:推进文明饲养促进皮草行业健康发展

  皮张积压、行情低迷、企业倒闭、龙头公司亏损……种种迹象表明,皮草行业上下游的参与者,日子都不好过。

  究其原因,除了疫情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外,曾经的不文明饲养激发消费者对皮草消费的需求减弱,市场缺乏有序调节,盲目跟风入场等,也是更深层因素。

  皮草行情最好的年份,一张狐狸皮可以净赚1000多元。眼瞅着能赚钱,夏先生在几年前包下数十亩土地,扩建养殖场,准备大干一场。可惜,夏先生只赶上了好行情的尾巴,等他的狐狸养殖场形成一定规模时,行情急转直下,一蹶不振。

  像夏先生一样的养殖户还有很多。而在产业中游,皮草批发商高价收购的皮张大量积压,泡沫破裂,只能亏本甩卖。

  市场火热时是一阵风,低迷时却如连绵阴雨天,将无数市场参与者裹挟其中。

  相比之下,国外如芬兰等国家,皮草行情一直不错,且大量销往中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国外有健全的行业协会,“协会负责销售,养殖户只管养好就行”。而国内的地方行业协会,用养殖户的话说,“只是为了收会费”。或许行业协会真正发挥作用,给予养殖户以正确的引导和周到的服务,及时调节市场供给,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软黄金”变成“草”。

  另一方面,相关行业协会也应该进一步提高动物福利水平,提升中国毛皮动物养殖行业的整体形象。据中国皮革协会数据,我国毛皮动物养殖产业解决农村劳动力就业超过500万人,有效地帮助农民脱贫致富。但这一产业,也曾引起过不少争议。

  为了规范和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相关主管部门相继发布了《野生毛皮动物驯养繁育利用暂行技术规定》《中国毛皮动物繁育利用及管理白皮书》《貂、狐、貉饲养繁育利用技术规范》等文件,引导从业者文明饲养、规范发展。

  而在消费端,奢侈而浮夸的“貂皮大衣”应该成为过去,中性、休闲的多样化皮草款式,正在被越来越多地接受。当皮草告别奢侈品,成为普通消费者也能买得起的时尚产品,皮草行业也将进入更健康的发展阶段。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DF513)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821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必读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