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频道 > 正文

扫垃圾的人不孤独

2013年04月09日 15:43
来源: 中国财富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今年春节前后有那么几天,因环卫工人停工,广州突然遭遇“垃圾告急”。从2012年12月26日以天河区为第一波,蔓延到荔湾区、越秀区、番禺区甚至邻市佛山,数百名环卫工人放下扫把,走上街头,要求加薪。

  作为全国卫生文明城市广州的市民才突然意识到,失去了环卫工的“垃圾围城”的生活,举步维艰。而为他们提供保洁服务的环卫工人,却多年来拿着不到2000块钱的月工资,在这个平均房价超过2万元的大城市里,艰难生存。

  这不是广州环卫工人第一次上街,在过去10年里,为争取合理的工资和加班费,他们有过数次停工。

  但这一次,他们最不孤独。从越秀区停工开始,一帮年轻的身影开始出现在他们中间。以广州本地大学生和NGO志愿者为主的他们,记录停工过程,做调研报告,邀请人大代表和环卫工一起吃“年夜饭”,陪伴环卫工扫地,给环卫工送春联,给广州市城管委写建议函……每个事件都通过微博引起社会关注,在本地媒体曝光,并在市民和政府部门中引起强烈反响。

  也许正因这帮“瞎折腾”的人,相关部门迅速回应了环卫工人的诉求,工人们争取到了合理的权益。也因为感受到了“陪伴”,环卫工们对以后的维权行动,更有底气了。

  停工以后

  收到公司的辞退通知时,张福贵的脑袋里“嗡”了一声,一下不知道怎么回去跟妻子交待。

  穿过广州市越秀区一条绿树成荫的骑楼街,拐进一条窄巷子,来到一片上世纪80年代单位宿舍楼小区,爬上其中一栋的9楼,本刊记者来到张福贵的“家”:一套30平米左右的一室一厅,年代久远已发黑的墙壁、水泥地板,房间和客厅各放置一张单人床,这里住了广州的两个环卫工家庭,租金是1200块钱。

  客厅的一张方桌最为显眼,因为上面摆放着各式指甲盖大小的闪亮的珠子,张福贵的妻子张银屏正在一刻不停地穿珠子,制成好看的项链。她这样连续工作一个小时能挣3块钱,张福贵有时也帮忙,但他手慢,1小时只能挣1块钱,他们每天晚上做到11点,每个月能挣四五百块钱。每天清晨,张福贵蹬自行车给酒楼送菜,每个月能挣800块。夫妻俩在环卫公司上班,每个月能拿到手的工资是1900多块,其中绝大部分寄回湖南张家界老家给父母和上高中的儿子。

  12年前,张福贵和张银屏满怀着对大城市的期待,从张家界小山村走出来,经老乡介绍进了越秀区环卫站。此后,他们换了多家公司,却一直没离开过这个行业。12年来,广州的房价翻了两三番,他们的工资却仿佛被时代遗忘,一直没有突破2000块钱。

  3月6日上午10点,张福贵刚送完菜回来,同住的另一对环卫工夫妇已经开始吃午饭,一个大海碗的饭配上一小撮过年从家里带回来的咸菜肉丝,吃完他们就赶着去上白班了。往日,张福贵也该跟着他们一起去的。

  今年过年前,他们所在的环卫公司工人发起了一场停工,并被几位学生和NGO志愿者通过微博发散。环卫工人要求公司补发三年来欠下的加班费和各种补贴共6000块钱。越秀区城管委和环卫公司快速处理了事情,公司答应先发2000元,过完年后,发剩下的4000元。

  谁知道过完年回来后,公司却突然变卦,只肯再发放3000元。

  2月25日,张福贵和他的工友们再次上街,在越秀区大德路的公司楼下,300多名身穿青灰色工衣的环卫工人,几乎把路给堵了。公司要求环卫工派代表上楼谈,于是当过多年班组长又人缘好的张福贵和另外两名工友被推举上楼。谈判中,公司代表又说:“你们一个人一套说法,还是把你们的要求写下来。”只有小学文化的张福贵,自告奋勇帮写了一封诉求信,并签上自己名字。

  当天下午,环卫公司在现场发放剩下的3000元工资,又一次停工宣告成功。

  三天后,张福贵却被公司以“无故旷工”为由解雇了。

  他翻出自学的《劳动法》努力解释,他还给公司写了一封“检讨书”。但公司代表冷冷抛给他一句话:“长话短说,我们公司不想跟你合作了。”

  工友们帮他出头。第二天早上,二三十名工友陪着张福贵上公司理论:“为什么单炒掉他一个人,你们要炒,把我们都炒了算了。”公司的人很不悦,让他回家等消息。

  多名工友告诉记者,这样的“事后清算”,在以前的停工事件中屡见不鲜。

  爱管闲事的大学生

  1月21日,当越秀区继天河、荔湾区爆发环卫工人停工后,祥子觉得自己再也“宅”不下去了,当即拿起相机直奔位于广州市政府门前的人民公园。当他开始在外围拍照并慢慢走到工友中时,马上就被一大堆工友团团围住,迫不及待地拿出几个月的工资条给他看。他们知道他是来帮忙的,尽管只是单纯地记录。

  1月25日,祥子又去“围观”了番禺环卫工停工。

  祥子,全名陈伟祥,是中山大学医学院大三学生,但在广州本地公益圈却已经是个“名人”。他曾卧底富士康,发起成立投诉合唱团、组织高校学生支教论坛和申请农民工博物馆建设信息公开。他的生活本来和环卫工没有什么联系,但他执意去做一些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停工的那段时间,恰逢他的期末考试周。为了兼顾跟踪环卫工停工和考试复习,他足足熬了四个通宵。

  1月28日,祥子在豆瓣上发表《广州环卫工人纪实》,1月29日在中大逸仙周刊发表,之后又得到一些网站的转载。

  1月30日,祥子写了一封《致市城管委的一封公民问询建议函》,以及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信,寄给了广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质询公共财政对环卫工人的投入,并强烈呼吁政府对环卫工人待遇进行全面调查,呼吁让我们的“城市的美容师”过上体面并受人尊重的生活——在信件中,他向政府提出了一个公民的质疑。

  到番禺环卫工停工时,关注事件的大学生,已不仅仅只是祥子一个人。1月29日,华南师范大学学生黄甜甜在微博发表了一份她在番禺市桥停工现场所做的小调研报告。比起一般的学术调研,她的报告写得并不专业,甚至多处加入自己的评论:“为他们争取2000元/月的基本工资,为我们争取一个干净的城市。我想一座城市就像一双脚,你要漂亮的鞋也要一双配得起这双鞋的袜子。”但就是这样一份稚嫩的调研,却得到多次转载和媒体的关注。

  而当关注的学生越来越多时,事情开始变得“好玩”起来,

  2月1日,又有两位大学生在微博上发起“请环卫工人吃年夜饭”的活动,邀请环卫工友与人大代表、社会各界一起吃年夜饭;2日,他们在微博发起年夜饭筹款,不到16个小时便筹满费用2500元,仍不断有网友响应支持;4日晚上,响应到场与环卫工人一起吃年夜饭的有人大代表、知名主持人、NGO从业人员、集体谈判律师、网友老师甚至有市城管委工会主席(广州市工会副主席)。一个由广州大学环卫工调查挑战杯项目学生组成的 @关爱环卫工人微博,对年夜饭进行了全程直播。

  2月6日,有学生和NGO志愿者在微博发起“跟环卫工一起去扫街吧!”活动,给环卫工送早餐、帮助其扫街减少工作量。

  同一天,深圳手牵手工友活动室的成员危志立,在微博上发起给环卫工人送挥春的倡议,得到了很多网友支持。

  此时已放假回家的祥子,默默地在家写了一篇长文《迷失与崛起,新工人的出路在哪?》, 在微博上引起了一番讨论和思考。在结尾处他写道:“环卫工人在行动、在停工,但却不能没有社会其他阶层的关注与行动,这是整个社会的良心所在,这就是一个社会共同体,因为彼此的利益而共同发声、共同争取!唯有社会共同动员,去保障每一个个体的权益,去为每一个弱势群体共同呼喊行动,才有利益保障的可能,才有改变的可能。而这个社会本身才是我们每一个个体的。”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的博士研究生窦学伟,专程在2月底带着一位同门到广州调研环卫工停工事件,特别想见见祥子。彼时刚好是年后越秀区环卫工第二次停工,祥子还没开学回广州,就给窦学伟打电话:“要不你先去停工现场看一看?”

  在那一次停工中,窦学伟见到了张福贵。

  集结的力量

  一边是大学生的大声疾呼,另一边广州市“两会”会场之内的明星代表、委员们也没闲着。在1月19日召开的政府咨询会现场,有“韩大炮”之称的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穷追环卫工工资的问题。“看看最近的环卫工人停工,他们每月的工资才1300元,1300元扣掉这个险那个金,还能让人怎么生活呢?今年的最低工资标准,会不会提高?提高金额或比例是多少?”当守口如瓶的人社局反复委婉拒答时,韩志鹏“愤然”拂袖而去。广州市政协提案委副主任、原广州市总工会常务副主席刘小钢直接提出,环卫工人基本工资至少上涨30%才算合理。

  正是在这样一个全城关注的舆论场里,环卫工的声音借代表、委员之口得到传播,加速了问题的解决。城管委副书记黄小晶终于作出回应,环卫工资指导意见将有初稿,会根据不同工种建立指导价格,同时上涨岗位津贴。紧接着市长陈建华表态,将针对投入、制度、管理这“三个不到位”,加以改进。

  农历立春,广州市市长陈建华一天之内连开三场座谈会,专题调研用工和管理情况。他表示,广州会研究制定环卫体制深化改革方案,出台规范环卫工人用工管理的指导性意见,其中包括提高环卫工人待遇措施。而在与环卫工人座谈时,他现场承诺:“从2013年开始提高广州环卫工人收入20%!”

  环卫工的声音终于被市长重视。这是五六起停工连锁事件的直接结果,也是张福贵一直期盼的,但他很怕自己不能复工,“别说加薪,连糊口的饭碗都要丢了”。

  张福贵第一次见到窦学伟时,以为他是记者,拉住他一口气讲了很多,希望他把不公平的用工问题曝光。待解释清楚身份后,张福贵还是很愿意跟窦学伟倾诉。“我是很感动他们能来关心我。而且他学问高,能帮我解释一些事情。”

  后来,在张福贵被公司解雇去理论时,窦学伟也和工友一起陪着他去,还叮嘱他写检讨信时,不要承认那些没犯过的错误。当他上去公司谈判时,他觉得有窦在楼下,讲话都比较理直气壮。

  窦学伟回北京后,介绍了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和向阳花女工服务中心这两个广州本土劳工NGO给张福贵。3月4日,张福贵准备再次和公司交涉之前,和这两个机构的负责人见了面。

  番禺打工族服务部从去年2月份就开始介入番禺的环卫工停工,为他们分析问题,做集体谈判培训,番禺市桥街道几十名环卫工在他的帮助下,追讨到了社保。所以,打工族的负责人曾飞洋很希望能把番禺的成功经验分享给更多环卫工。他鼓励张福贵:“我看了你的材料,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开除你是违反劳动法的,你不仅可以理直气壮要求复工,而且还应该追讨误工期间的工资。”

  “真的吗?”张福贵有点不大相信。

  “如果公司还坚持开除你,我们可以免费给你请公益律师。”

  带着番禺两个NGO的支持鼓励,张福贵信心满满地跟公司代表见了面。

  当天晚上,他兴奋地打来电话:“很感谢你们,公司让我复工了。我跟公司说,我见了记者和公益朋友,不知道是不是起了效果。”但淳朴老实的张福贵,没好意思提出让公司赔偿误工费的事情。

  “成功了一大半。”曾飞洋认为,“我们的目的是让所有工友明白,只要是自己的合法权益,都应该去争取。”

  自3月份开始,广州环卫工停工事件已渐渐尘埃落定,但学生和NGO志愿者并没有停下来。3月15日,一个广州本土的NGO“蓝信封留守儿童关爱中心”,主办了一个沙龙“蓝信封公共空间第十二期:请环卫工人吃饭的那些事儿”,把之前关注环卫工并做出一些事情的一帮人聚在一起,分享行动经验,并探讨下一步可以做什么。“蓝信封”可能会成立一个服务环卫工人的长期关注的项目。

  广州大学的“关爱环卫工小组”也还在完成调研,这个由5名学生组成的调研团队,已经调查了全广州市600多名环卫工人。在完成研究报告后,他们也决心发起为环卫工人提供社区服务的项目。

  “和大家一样,从前我和环卫工人并没有太多交集。平时留意到总是很干净的宿舍楼梯,对他们有感激;留意到早起才能看到满地紫荆花,对他们有羡慕。但他们的工作给我的印象仅仅是几个关键词:脏兮兮、平凡、劳累而伟大。直到去年广州多起环卫工停工事件触发我和几个同学去做调研,我才慢慢理解,他们用劳动养家糊口、服务社会,和每个人一样有性格、有风度、有权利、有诉求。”正如黄甜甜随后在自己的笔记中写的一样,在陪伴和支持过程中,大学生也在成长。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福贵”、“张银屏”均为化名。)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要闻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