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频道 > 正文

泛亚被判了!五年前他们这样骗了400亿

2019年03月23日 08:48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摘要
【泛亚被判了!五年前他们这样骗了400亿】3月22日,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昆明泛亚有色公司等4家被告单位以及单九良等21名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案宣告一审判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昆明泛亚有色公司判处罚金人民币十亿元,对云南天浩稀贵公司等3家被告单位分别判处罚金人民币五亿元、五千万元和五百万元;对被告人单九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千万元,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对郭枫、张鹏、王飚、杨国红等20名被告人分别依法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中国经济周刊)

  3月22日,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昆明泛亚有色公司等4家被告单位以及单九良等21名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案宣告一审判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昆明泛亚有色公司判处罚金人民币十亿元,对云南天浩稀贵公司等3家被告单位分别判处罚金人民币五亿元、五千万元和五百万元;对被告人单九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千万元,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对郭枫、张鹏、王飚、杨国红等20名被告人分别依法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

  至此,这起涉及人数庞大、涉及金额巨大的重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终于有了结果。

  早在2015年9月,当泛亚出现资金赎回困难、数量庞大的投资者群体陷入兑付危机时,《中国经济周刊》便对泛亚骗局进行了深度调查,并刊发了封面文章《泛亚危机:400亿的“庞氏骗局”》。这篇调查文章如今仍有必要重推一遍,以提醒理财投资者提高警惕,谨防骗局。

  一年来,上海的张宁海一直忧心忡忡。

  铟的价格又跌了。在过去的一年里,铟价从502万元/吨跌至180万元/吨,而且似乎仍没有止跌的迹象。

  大约两年前,张宁海投资了100万元购买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下称“泛亚”)一款叫“日金宝”的资金受托产品时,他还不知道铟是做什么的。如今他被告知,这100万元拿不回来了,或许会代之以一堆他从未见过的铟。

  但这还不是他能想到的最坏的结果。他更担忧,这100万元投资可能什么都换不回来。和他同样焦虑的泛亚投资人还有很多,他只是22万人中的一个,他们共有400多亿元资金涉及其中。

  这一数量庞大的投资者群体如今陷入了泛亚兑付危机——泛亚已经正式宣告其有色金属交易所委托受托交易商出现了资金赎回困难。

  有人说,泛亚投资模式是一个“庞氏骗局”。陷入恐慌的张宁海们开始了大规模的维权行动。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这些分布在北京、上海、江苏、新疆等地的投资者们赶赴云南昆明信访、静坐、报警,但仍无实质进展。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9月3日,公安部专门针对泛亚事件下发了《关于认真做好昆明泛亚公司涉稳问题应对处置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的公安机关切实做好昆明泛亚涉稳问题应对处置工作。

  截至发稿前,除上海和昆明外,北京、杭州、广州、沈阳、宁波等地的公安机关在接到投资者针对泛亚的报案后,均已进入了受理程序。

  但面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采访,泛亚方面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400多亿元兑付危机

  泛亚号称是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拥有全球95%的铟库存。而且,它一直以替国家做战略收储之名来定义它的商业行为。

  然而,多位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并不这么认为,在他们的眼里,泛亚不过是囤积居奇罢了,跟国家战略半毛钱关系没有。

  泛亚的投资者们也许信了,也许没有,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投资者们都相信了它推出的一款叫“日金宝”的资金受托产品。

  据泛亚的解释,这是一项投资者以100%稀有稀土金属货物资产质押,以交易为基础,为实体企业进行直接融资的供应链金融业务。

  买理财变买现货:要货给,要钱没有

  泛亚投资人张宁海提供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一份宣传单上,泛亚承诺给参与这项业务的投资者们如下条件:保本、固定收益年化13.68%、银行监管账户、收益每日到账、资金随进随出。

  但在今年8月,泛亚的一则公告将张宁海们从单纯的财务或理财投资者,变成了泛亚高价囤积的现货持有人。也就是说,张宁海们不仅拿不到收益,连本金也取不出来,换给他们的是高价囤积的一堆铟。

  根据《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固定收益率产品说明书》,这项资金受托是由受托方(受托交收申报的交易商)垫资给买方而获融资利息的行为。

  受托方在交易平台上赚取每日货物结算价格万分之三点七五的稳定收益。

  这里的“受托方”,指的就是像张宁海这样的投资者,但现在,他们被泛亚单方面强行变买方了。

  这让张宁海们感到陷入了骗局,冲突也由此引爆。

  在此之前,张宁海隐隐感觉到了不安。他在今年4月份第一次遇到提现困难。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泛亚资金进出都要依据其公布的“配比率”,当配比率小于1时,说明平台资金充裕,投资人是排队进入;当配比率大于1,说明平台资金有缺口,资金退出就要排队。进入2015年4月,配比率持续居高不下,并很快超过1,说明要排队才能退出资金。

  张宁海很紧张,他委托自己的居间人去了解情况。居间人于6月份去了趟昆明,泛亚告知配比率高是因为大家都去打新股。在昆明,张宁海的居间人还看到了泛亚的仓库,泛亚方面告诉他里面存放的就是铟,两人于是都打消了顾虑。

  然而,7月12日泛亚的一则公告却让两人再次不能淡定。当日的公告宣布,2015年8月31日起,泛亚原有的现货委托受托业务将终止,同时,收益按年提取,不再进行价格溢短处理。

  价格溢短被称作是保护投资人在泛亚相关金属交易价格变动时,收益不受影响的一种举措。取消了价格溢短,就意味着投资人的收益直接受到交易价格的影响,而虽然交易所现在的价格没有跌,但是已经高出市场价格数倍了。

  “实际上当时泛亚的交易价格就比外面现货市场高出30%左右。” 张宁海说,“但是泛亚告诉我们,以外面的价格只能买到5斤、10斤;要大批量购买只能在泛亚以泛亚的价格去买。泛亚在为国吸储,如果占有了全部储量,那么就掌握了定价权,以后的收益会更高。”

  但是泛亚有没有掌握定价权呢?张宁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自从他们买了产品,相关金属在泛亚平台上的价格一直在涨,没有跌过。可是国际市场的价格并不受泛亚左右,于是泛亚的铟价一直与市场价格相差悬殊。

  号称“银行监管”,实为“银商转账”

  另一位泛亚投资人陈严凯是金融出身,他认为泛亚一开始宣传的“第三方托管、随进随出”的模式符合他的投资逻辑,他在泛亚的投资一度超过200万元。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后来发现泛亚向他们宣传的“银行监管账户”只是一个噱头,所谓的“第三方托管”根本不存在,他们的资金已通过银行完全进入了泛亚的对公账户。

  陈严凯认为,泛亚此举有诈骗的嫌疑。

  黄金投资专家唐吉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泛亚所宣称的第三方存管只是一种“类三方存管”模式,本质上是银商转账。在这种模式下,泛亚可以借助与银行的关系宣传自己,但是银行只不过作为资金的通道,并不承担资金去向的监管。虽然泛亚的危机波及不到银行,但这在变相透支银行的信誉。

  相当一部分投资者通过银行的推销购买了“日金宝”投资理财产品。据媒体报道,中国银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分行销售的“泛亚理财产品(基金)”金额高达70亿元。

  “银行需要的是流水,泛亚通过银行卖理财产品,会增加银行的流水,而银行受存贷比限制,流水增加了,贷款额度也能增加一些。”唐吉鹤说,这是银行参与这个事情的驱动力。

  在泛亚资金链断裂致兑付危机出现之后,各地的泛亚投资者,也在向不能兑付现金的银行抗议,要求还钱。

  据唐吉鹤分析,银行销售泛亚的理财产品,是“表见代理关系”(表见代理是指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的无权代理人,以被代理人名义进行的民事行为在客观上使第三人相信其有代理权而实施的代理行为。),按道理说如果泛亚人员入驻银行通过银行销售这种产品,银行应该承担兑付责任,但中国的表见代理发展才开始没有多少年,这方面还没有权威的判定案例。

  陈严凯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早在2014年底,他察觉到泛亚有问题,于是提现了一部分资金。在今年年初他再次提出资金时,遇到了提现困难,他警觉地请泛亚授权服务中心的“熟人”核实情况,这位“熟人”告诉他泛亚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因为大家都提现去打新股了。陈严凯相信了,现在,他还有将近100万元在泛亚。

  陈严凯现在再也联系不上这位泛亚授权服务中心的“熟人”了,他曾在短信上指责其为了私欲置朋友于不顾,这位“熟人”给了他最后的回复:“是我的错,以后赚了钱,慢慢赔给你们吧。”

  失联的泛亚人不只是陈严凯的这位“熟人”。之前,泛亚在全国发展了400多家代理机构,由代理机构和投资者签约开户。据投资者们反映,危机出现之后,大多数的代理机构已经人去楼空了。

  面对市场的恐慌,泛亚方面发布《服务机构进行整合的通知》称,代理机构被整合为41家。这意味着泛亚的400多家机构中至少300多家不复存在。

  据投资者称,有一段时间,泛亚董事长单九良也处于失联状态,他们很担心他已经跑路了。所有人都在找他。

  8月22日一早,失联一段时间的单九良出现在上海金茂大厦准备前往机场飞广州,被早已等候在楼下的上海泛亚投资者发现围堵控制,并送往上海浦东警方。但浦东警方未予受理该案,称需要向云南警方了解情况。

  当晚,单九良恢复工作。泛亚连发声明,强烈谴责围堵单九良的投资者为“暴力恐怖分子”,称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据坊间流传的消息,单九良及泛亚副总裁张子诺等已被限制出境。虽然这一消息无法从官方得到证实,但这多少让充满愤怒的投资者们心理略微有了平衡。

  资金转移到泛融网,刚性兑付仍未可期

  目前,泛亚已经公告宣布:停止原委托受托业务,仅保留现货挂牌交易。

  也就是,吸纳了张宁海们数百亿资金的泛亚现货委托受托业务被终止了。张宁海们怎么办?

  2015年初,泛亚在深圳前海成立了一家P2P公司——泛融互联网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泛融网”)。

  张宁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泛亚给他的解释是,根据《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 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相关规定,交易所不得从事融资业务。而泛亚的现货委托受托业务就是融资,为了交易所能够通过国务院的清整行动,将这个本质上是融资的业务挪到了这个P2P平台上。

  据泛融网官网介绍,泛融网是专注于稀有金属仓单质押业务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联动产业链上下游,将民间投资理财和稀有金属行业融资需求有机结合起来,为企业和个人提供创造性的综合金融解决方案。

  在本质上,泛融网与泛亚的现货委托受托业务并无不同。

  张宁海同意泛亚将其资金转到了泛融网上。根据张宁海提供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合同,泛融网承诺一年后“还本付息、刚性兑付”。但是熟悉互联网金融的人都知道,并没有法律要求P2P平台刚性兑付。

  张宁海告诉记者,泛融网提供两种资金退出方案,一种是180天,一种是365天,前者有10亿资金额度,后者是40亿的资金额度。参与180天退出资金的投资人需要排队申请争取这10亿的额度;如果是参与后者,那么就排队申请总额40亿的资金退出。但是整个泛亚现货委托受托业务投资金额远远超出此数额,泛亚董事长单九良曾公开称,截至2014年10月底,泛亚资产管理规模超过425亿元。

  多位接受采访的投资者告诉记者,如果泛融网最终无法变现,投资者只能拿回等值于理财产品投资额120%的金属现货,在泛亚有色金属交易市场自行卖出套现,自负盈亏。

  周文静也是泛亚的投资人,她并没有同意把自己的资金转到泛融平台。她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我原来就是跟泛亚签的协议,出了事我要找泛亚,给我转到泛融网算什么?现在说为了配合清理整顿行动要把我们的委托受托业务砍掉,那也得先让我们把钱拿回来。况且国务院38号文、37号文都出来这么久了,敢情一直没有通过清整?”

  为此,周文静需要与泛亚签署一份为期24个月的刚性兑付协议,投资者按年提取相应利息或部分本金,年化收益为14.2%,但若泛亚无法变现有色金属货物资产,同样只能给予投资者等值于投资额120%的金属货物,由投资者在泛亚有色金属交易市场自行卖出套现,自负盈亏。

  周文静很悲观,因为铟的价格一直在跌。按泛亚的官方说法,他们拥有95%的铟库存,一旦泛亚大储量的铟流向市场,必将引发持续暴跌。

  她担心,最后换给她的那一堆铟变得一文不值。

  ————————

  起底泛亚董事长单九良


  在百度搜索“单九良”,出现的几乎都是“泛亚董事长单九良被投资者围攻”,新闻镜头中的单九良,被一群出离愤怒的投资者们围堵撕扯。

  这些人是泛亚“资金受托业务”理财产品“日金宝”的投资人。因为泛亚出现的兑付危机,他们一方面愤怒泛亚设计了“骗局”,一方面担心自己血本无归致失去了理性。

  在北京、上海、江苏、新疆等全国的很多地方,单九良均有被愤怒人群围堵的危险。

  泛亚出事之后,不少投资人在网上搜索到了考尔公司当年资金链断裂的信息。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上,《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到,2006年11月,上海考尔煤炭电子交易有限公司(下称“考尔”)在上海成立,目前企业状态是存续,法定代表人名为单九良。

  考尔的大股东,是成立于2004年的上海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已经查不到这家公司,而2008年有媒体报道,上海市工商局杨浦分局档案室出具的“档案机读材料”显示,盛富的法人代表也是单九良。公开信息显示,盛富亦同为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大股东,出资额为3400万。据悉,上海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盛富泛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盛富泛亚”)。

  现在考尔的网站已经被关闭,大量的信息被删除,然而《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还是找到了一些关于考尔“现货补偿交易+中间仓”贸易模式的介绍。在考尔模式中:交易商只需要缴纳交易金额的20%就可以双向交易,如果双向交易不对等,例如买入比卖空要多,那么考尔提供货物;反之,考尔提供资金买入货物。

  考尔在2010年遇到资金兑付危机,网上至今还能看到当年的投资人询问如何才能退出资金的帖子。另据泛亚投资人陈严凯透露,当年考尔资金链断裂之后也曾宣称要重组,但是重组失败。公开信息显示,考尔的主要负责人刘立东后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

  败走上海之后,单九良来到了昆明,过去的烂摊子对其似乎毫无影响。他开始了泛亚模式,交易标的从煤炭变成了稀有金属。

  据可查询到的公开资料称,单九良在内地实业投资、大宗商品交易及金融领域拥有近20年运营及管理经验。但他真正在大宗商品交易及金融领域大展拳脚是在昆明泛亚如日中天之后。在2013年至2015年之间,单九良在上海、天津、云南、福建、江西、深圳等地广泛布局,试图在全国复制泛亚模式。

  公开资料显示,他所实际控制的盛富泛亚所投资的公司,除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外,还有天津泛亚供应链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天津泛亚电子商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天津盛富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上海泛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盛富泛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

  2014年,天津泛亚电子商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入股江西省煤炭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现金和煤炭交易系统软件评估作价方式出资合计人民币1500万元,占股50%。

  2015年2月,厦门泛亚商品交易中心成立并开始交易,成为首批入驻厦门自贸区的企业。泛亚方面称,该交易中心将重点开展稀土行业相关业务,通过自贸区引进境外低成本资金,对境外资源进行有效控制,来实现中国在稀土和稀有金属行业方面的话语权。差不多的时间,单九良在深圳成立互联网金融公司泛融网,定位为国内首家专注于稀有金属行业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有香港“红筹之父”之称的梁伯韬亦为泛融网董事。而在去年7月,作为意马国际单一最大股东的梁伯韬以溢价43%的价格,将所持公司20.95%的股权转让给了单九良。意马国际是香港交易所上市的公司,主营业务为电脑动画。梁伯韬通过此次转让股权套现5.43亿港元。

  在过去两年间,单九良密集地进行大手笔的收购和布局,被投资者们及业内人士质疑其挪用了投资者的资金。

  陈严凯直问:“收购意马国际动用了10亿元巨资,钱从哪里来?”

  而据接近泛亚的业内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称,很有可能因泛亚在其运作过程挪用资金,致其资金链加速断裂。“他们挣钱最后已经挣到了很离谱的程度,在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400亿以后,他们的野心也越来越大,加速布局,想要成为世界级的公司。”然而,质疑者并未能提供实质证据。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责任编辑:DF376)

20017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要闻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